警惕美军的攻势水雷战:年产灵巧水雷3万枚,B2隐身轰炸机投放

  • 来源:党群组织
  • 更新时间:2018-06-20
  • 阅读:10

  6月中旬,人民海军刚刚结束“勇敢杯”水雷战竞赛性考核,这次考核展现了海军反水雷战的最高水平,同时实际上也展示了海军布雷战的最高水平。

  电视画面中出现了使用中型轰炸机临空布雷的镜头:“没多久,天空中隐约传来战机的轰鸣声,数公里开外,数架战机在离水面数百米的空域呼啸而过。行经处,朵朵伞花带着不明物体,在空中划出一道道抛物线后,坠入海中,溅起数米高的浪花。”

  同时在国防部的报道中也出现了战术飞机突防的情景:“正当反水雷作战群官兵在侦察确认目标时,甚高频再次传来海指命令:“‘敌’机突破我管控区域,布设了大量疑似水雷目标,现令反水雷作战群前往侦察并清除。””

  这两个场景展现了目前中国海军布雷战的特点:航空布雷。

  结合以往新闻报道,可知:航空布雷的主力是飞豹和轰-6。中国海空军装备的飞豹和轰-6总数为216+120架(数据来源为wiki和米科学家联盟)。也就是说理论上,中国可以动员200架以上飞机投入布雷作战。

  从扫雷角度看,这种布雷方式显然是在模拟美军——美军最常用的布雷平台就是轰炸机和战斗轰炸机。

  美空军经常使用战略轰炸机进行布雷训练,这方面照片很多。

  但使用战术飞机布雷就不那么常见了,最近一次战术飞机布雷顿实战是海湾战争。

  布雷作战非常凶险

  1991年1月17日,海湾战争临近尾声。

  刚刚经历弹雨洗礼的乌穆盖萨尔港即将迎来夜晚。乌姆盖萨尔是伊拉克最重要的港口,是连接伊内陆和波斯湾的咽喉。此刻,浓云低垂、雾锁河口,气象条件并不利于空中打击,部署于此地防空部队刚结束对联军空袭机群的恶战,正享受难得的喘息。

  突然,防空警报响起,一队A-6E从幼发拉底河东出海口的浓雾中冲来,先以150米高度逆河道而上,继而压低至90米左右,在密集的高炮弹幕下,A-6E投下的航弹全落在水中,其中一架更被防空炮火击落。

  海湾战争里,全军惨痛被揍时,取得这种战绩实在值得伊拉克人高兴一下,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让人有点高兴不起来。经此出入的船只有些无故发生爆炸沉没,这种状况只有一种解释——遇到水雷了。

  A-6E们投下的其实并非航弹,而是由500磅航弹改装而来的Mark62型空投水雷(DST,毁灭者),单架A-6E可挂载12枚,1月17日夜的4机编队共在河口航道投下了42枚。

  至于这次布雷作战的效果,参战的A-6中队表示,至少炸沉3艘船,封锁还是蛮成功的,只是损失有点大。

  这是美国海军自越战结束后首次布雷作战,也是越战结束至今目前唯一一次布雷封锁作战,或许还是最后一次临空布雷封锁行动。

  临空布雷已经过时

  临空布雷的危险是非常明显的,即便对于被pinky视作废柴的伊拉克共和国卫队,打下来临空的A-6也不是太难的事。因为,临空布雷时,为了保证精度控制散布,必须压低高度,保持飞行高度,飞高了不行,航线保持不好也不行,否则会让散布大到无法接受,很难形成理想的雷场。

  更麻烦的是,在水面开阔区域,要形成理想雷场必须多次临空。

  此时的布雷飞机分明就是靶机,A-6都是靶机,遑论体积更大的中型轰炸机。

  这次作战提醒我们,航空布雷是不够的,如何防区外布雷、更精确布雷,应该成为水雷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

  防区外布放水雷和精确布放水雷,正是美军之后水雷型号发展上体现出的发展方针。

  美军共有3000多架布雷战机,其中200多是隐身布雷机

  虽然具有反舰和反潜的功用,但布雷对美军而言最重要的功能在于封锁,今天的美国海军仅对2类水雷保持列装和继续发展——空投水雷(“快攻”系列为主,也就是DST的继任者,浅水使用,以反舰船为主)和潜艇布放水雷(SLMM系列,深水使用,以反潜为主),水面舰艇并不适合执行此类任务。

  从装备数量看,“快攻”系列是美军的核心布雷战武器,该系列分250、500、1000、2000磅四类,该系列与Mark62类似,亦由航弹改装而来,只需给航弹安装磁性引信即可使用,反应速度远超专用水雷,且无需专门安排生产,只需储备磁性引信。美海空军几乎所有战术、战略飞机均可作为布雷平台。

  左和中,是铁炸弹,右边换了引信,直接变身水雷

  巡逻机也能扔水雷

  所以理论上说,美军共有架布雷战飞机,其中空军2000多架,里面包括战略布雷飞机200余架,20架为隐身机(B-2),其余2300多架为战术布雷飞机,其中200左右为隐身机(F-22A和肥电);美国海军的布雷战飞机是每艘航母标配44架,9个CVW总共396架,加上P-3C和P-8A的180多架,总数也要破500。

  当然,这其中空军的战略轰炸机和海军的飞机是钦定的布雷战主力,总数也就是700多架。

  年产水雷36500枚,110千米外布放,水雷自动就位

  但该型水雷只适合浅水使用,使用水深有明显的限制(1991年,那次是30英尺水深,自毁期是30天),浅水区域往往靠近对手陆地,执行布雷的飞机极易遭遇对手的密集防空火力。且自由落体炸弹散布较大,不利于形成合理的雷场。

  于是美军又在对其进行升级,“快攻”系列的最新型号为“快攻”-J和“快攻”-ER,前者为2000磅级别,与JDAM相当,所有可挂载JDAM的平台都可挂载,且得益于GPS的高精度,其散布较以往水雷大为改善,堪称精确布放型水雷。高空投放时,JDAM最大射程24km,这个射程对投放平台而言,已经要比临空安全百倍了!

  “快攻”-J(上图)和“快攻”-ER

  911之后,波音的JDAM组件月产量是3000套,2017财年的第四季度开始,将每年18900套JDAM组件的产量提升至36500套。2017财年,美军安排生产的LGB和JDAM数量为45000枚。

  也就是说,如果美军愿意,年产精确水雷3万枚也是没有问题的,当然现实中他们不可能这么安排,既没必要,也不现实,铁炸弹消耗是很快的。

  “快攻”-ER为500磅,类似JDAM-ER,配备弹翼,可防区外布放(最大射程110km!),显著提升布雷平台的战场生存性,同时也能显著降低布雷战的行动特征,让防守方更难防御。

  有GPS加持,再用隐身机投放,那绝对神出鬼没

  布完雷还得告诉你雷场位置

  回顾美军战后布雷战法的发展,可以明显看出其重速度轻威力的特点。也就是说在美军看来,布雷作战中,速度显然重于威力,威慑重于实效。

  有米空军的飞官(Col. Mike “Starbaby”)甚至撰文指出:美国作为《海牙公约》的签约国,战时必须对所布雷场区域予以公布,也就是说,美军在你家门口布完雷,还得告诉你雷场位置,至少是公布雷场。

  关于此点,1907年海牙第8公約《也即《關於敷設自動觸發猫雷公約》,详情可查此地址 http://www.icrc.org/chi/resources/documents/misc/hagueconvention8-18101907.htm。另外,中国政府也批准了1907年海牙第8公約,也即《關於敷設自動觸發水雷公約》批准或加入书交存日期为1917.5.10,只是边境计划非国际法研究人员,不晓得这个公约是否被继承下来了。》第五条里的确有这样的规定:

  “至于交战国一方沿另一方海岸敷设的有猫自动触发水雷, 敷设水雷的国家应将敷设地点通知另一方。”

  这里的有猫自动触发水雷是anchored automatic contact mines,边境计划也不晓得快攻这种算不算此种描述所指的型号,但毫无疑问,随着技术的进步,破坏公约比遵守公约更有诱惑力,也更常见。

  挂快攻J水雷的B-1B

  那么战时,美军到底会不会真的公布雷场?

  有的同学可能觉得战时遵守这个公约很傻,但是前述美国飞官可不这么看:

  的确,布了雷就必须公布雷场,但是公布的区域却未必都是雷场o~

  因此,对那些存疑的雷场,你扫不扫?

  扫了一次没发现雷,你敢不敢宣布本区无雷?

  你就对几级这么自信?

  到底是没雷还是扫漏了?

  这一纠结,水雷的作用就起到了。

  一般而言,是生产和布防一枚水雷的成本是扫除一枚水雷的0.5%-10%,这还没计算时间成本和心理成本。

  所以,水雷的确是个好工具,要用遛是需要好好动动脑筋的。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