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资讯2014年第5期

  • 来源:宣传部
  • 更新时间:2014-11-24
  • 阅读:772

理论资讯

2014年第5期

中国矿业大学党委宣传部              2014年11月20日

 

揭开错误思潮的“面纱”

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必须准备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当前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极其复杂,一些错误思潮暗流涌动、此起彼伏,而且往往经过种种“包装”,打着“学术创新”的幌子,极具煽动性、迷惑性,是最需要我们警惕的。

第1种思潮:普世价值。“普世价值论”就是鼓吹西方的价值观,认为西方的“自由”、“平等”、“民主”、“人权”、“法制”等观念当成超越时空、超越国家、超越阶级的普世价值,是永恒存在的价值,具有普适性,对哪个国家都适合,中国不应该拒绝这些价值观念,应该按照普世价值去发展才有前途。“普世价值论”者宣扬普世价值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所宣扬的“普世价值”根本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人类共同价值,而是专指西方政治理念和制度模式。其目的昭然若揭,就是要改变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方向,走资本主义道路。

第2种思潮:宪政民主。这种错误思潮往往借“宪政”之名推行西方多党制、议会民主、三权分立和军队国家化、中立化,称西方宪政是现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构,攻击我国“有宪法,无宪政”、“共产党一党执政不具合法性”、“党大于法”等等。这种思潮还鼓吹“宪政民主”是政治体制改革的唯一出路,甚至带上所谓的“社会主义宪政”的面具,认为中国梦就是“宪政梦”。“宪政民主”思潮有着确切的政治内涵和指向,就是西方那一套制度模式,根本不是要推进依法治国,而是否定、反对我国的现行宪法,是要压我们进行他们所期望的“政治改革”,根本目的是要取消共产党的领导、改变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

第3种思潮:历史虚无主义。这种错误思潮常以“学术研究”面目示人,打着“揭秘历史”“还原真相”的幌子,以“重新评价”为名,突出表现为:一是否定革命,胡诌革命容易使人发疯发狂,丧失理智革命只是一种破坏性的力量等;二是否定社会主义道路,认为中国社会主义是早产儿、中国社会主义道路的选择是错误的;三是歪曲党史国史,把党史国史描绘成一部罪恶史、权斗史、阴谋史,否定已有定论的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贬损革命前辈,诋毁党的领袖,甚至不惜编造事实,竭尽攻击、丑化、污蔑之能事,如关于毛泽东的历史功过问题、改革开放前30年社会主义探索的成败等问题。古人说:“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搞历史虚无主义的目的,是要搞乱人们的历史认知,企图篡改、歪曲、拼凑、裁剪或者否定党的历史和新中国历史,否定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否定宪法确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和制度的发展成果。

第4种思潮:新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是一种资产阶级思潮,这种思潮在政治理论方面强调否定公有制、否定社会主义、否定国家干预;在经济理论方面强调“自由化”、“私有化”和“市场化”。主张全球贸易和金融绝对自由化,反对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反对公有制,宣扬“只有私有化才能救中国”,特别是集中攻击我国国有企业,称“国有企业与市场经济无法相容”,极力主张国企私有化、国有资产私有化;推崇“市场万能”,反对政府干预,主张放开资源型产品价格,放开人民币汇率、利率等。历史证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借经济全球化向世界推销的新自由主义,给许多国家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如当年俄罗斯私有化“休克疗法”、墨西哥的私有化改革等。这种思潮主张完全照搬西方市场经济发展模式,企图改变我国经济基础的社会主义性质,已对我国改革开放造成了很大的干扰。

第5种思潮:质疑改革开放、质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社会主义性质。这种思潮突出表现为把改革开放前后两段时期人为地割裂开来、对立起来,进行相互否定,把发展中的矛盾和问题归咎于改革开放。认为改革“改过了头”,“背离了社会主义方向”,质疑中国还是不是社会主义,或者干脆说成是“中国特色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权贵资本主义”等;鼓噪“改革停滞论”、“政治体制改革滞后论”,认为按照西方模式和标准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是唯一出路。这些论调,实质上就是否定中国的改革开放,否定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进而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第6种思潮:公民社会。这种思潮提倡发展社会组织,发挥民间组织在国家、社会治理中的关键作用,宣扬在公民社会能够对政府的公权力构成制约,政府与民间组织的关系只能是一种对立关系,鼓励民间与政府的对立,从而促进民主的实现。20世纪90年代公民社会理论传入我国,学术界进行了各种解读,光怪陆离,但我们必须澄清是非和模糊观念,不能把发展社会组织等同于建立公民社会;不能把公民社会想象成净土、天堂,进行美化和神话;更不能容忍在基层党组织之外建立新的政治势力。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从自己的战略考量,扶植了一大批亲西方的非政府组织,来对付与西方走不同道路的国家,在苏东政治变革和中亚“颜色革命”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因此,不能对有海外背景、有敌对势力支持的社会组织放松警惕。

第7种思潮:西方新闻观。“新闻自由”是西方社会长期形成的核心价值,新闻媒体被认为是独立于立法、司法和行政之外的第四种权力,被标榜为“社会公器”。近年来,“新闻自由”成了境内外敌对势力同党和人民进行斗争、实现“和平演变”的一个重要手段。他们竭力吹捧西方的“新闻自由”,打着“改革”的旗号,妄图从根本上否定当前我国的新闻体制;打着“新闻自由”的幌子,进行造谣抹黑,蛊惑人心。其实,不存在绝对的新闻自由。党管媒体天经地义。我们必须坚决反对西方的所谓“新闻自由”,坚决破除所谓“互联网不能管”、“互联网管不了”的错误认识,牢牢掌握话语权。

第8种思潮:民主社会主义。这种思潮鼓吹资产阶级改良主义。它的主要思想是反对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主张指导思想多元化,反对共产党一党执政,主张多党轮流执政,反对公有制主体地位,主张以私有制为主体的“混合经济”。2007年,我国学术界有人掀起了一股“民主社会主义”高潮。我国一本颇有名气的杂志发表一篇由知名学者撰写的文章,宣扬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该文把民主社会主义说成是马克思主义正统,宣称“坚持马克思主义就是坚持民主社会主义”,主张中国要以瑞典为榜样,走民主社会主义道路。

另外还有在人性和人生价值观上鼓吹个人主义、否定集体主义的思潮;爱国主义宣传中鼓吹狭隘民族主义或民族虚无主义的思潮、儒教兴国的文化保守主义思潮,等等。

(党委宣传部整理)

 

具体参见:

1、秋石《巩固党和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求是》2013年第20期

2、对当前社会七大错误思潮的评析及批判,南方网

3、2013值得关注的十大思潮,人民论坛2014年2月

4、张顺洪《当前我国意识形态领域的错误思潮》,《求是》2013年第15期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