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大“ 90 后”支教团 上课累到得扶墙

  • 来源:东北大学新闻网
  • 更新时间:2017-06-30
  • 阅读:10

 2009 年 10 月,支教团入疆未满两个月,甲型 H1N1 流感席卷新疆,支教团成员突发 41° 高烧,3 天不退 ……
  这只是东北大学支教团 11 年来支教生活一个缩影。昨日,东北大学举行纪念建党 96 周年表彰大会暨  讲述东大人的故事  典型推介会。东大支教团与其他 8 组人物一起向全校师生讲述了他们的故事。
  东大支教团从 2006 年第一次前往新疆,到现在支教点已经发展到新疆、四川、云南、江西四个省份。从最开始只有 3 名团员,到今年在任团员 23 人,11 年参与支教的团员总数达到 135 人。
  理工生去教历史和英语
  门添力,东北大学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研究生,2015 年他去新疆支教时只有 22 岁,是布尔津县冲乎尔镇寄宿制中学里年龄最小、课时最多的青年教师。
  工科出身的门添力在师资力量匮乏的支教点不仅要教小学四年级科学课,还要教初中历史课。 国家对偏远山区学校的投入一直在加大,学校的硬件设施很好,但是老师流失严重,因此我们往往身兼数职,跨专业教课很正常。 门添力说。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四川省绵阳市三台县紫河镇支教点,资源与土木工程学院矿物加工工程研究生毕洪山教的是英语课。 没办法呀,当地非常缺英语老师,别的科目还能临时代班,英语需要积累和基础,当地大部分老师教不了。
  说是一年支教,其实这项任务需要 3 年时间。支教前一年实习,支教一年,支教回来还要带一年  新兵 。
  毕洪山告诉记者,学校对于支教学生的选拔要经过两轮面试,确定人员以后,大家将进行为期一年的实习。比如到沈阳各个中学去听课,学习如何当老师;到学校各部门参加锻炼,学习如何组织大型活动等等。通过这些方式成为一名  多面手 ,到了支教点以后,不仅能跨专业教课,还能帮助孩子们举办艺术节、运动会。
  一人批改 170 多份作业
  对门添力来说,支教之初最难的是语言沟通。80% 以上是少数民族学生,大家平时说话用的是哈萨克语,我听不懂,也插不上话。 门添力告诉记者,为了能让孩子们听懂他的历史课,他通常备课到凌晨一两点,把知识点用最易懂的方式呈现出来,有时候一个知识点要重复讲好几遍。
  门添力教科学和历史两门课程,每周 22 课时,一共带 5 个班,一个人要批改 173 份作业,备课、修改作业是他业余时间的全部。毕洪山的初中英语课时量更大,一周要上 28 节课。 课特别多的时候,我都是嗓子冒烟,最后扶着墙讲完,完全顾不上形象了。 毕洪山说。
  11 年来,东大支教团共教授 24 门课程,授课 8 万余课时,辐射 4000 名中小学生。11 年间,支教团募集善款百余万元,帮助 198 名失学生重返校园。他们还搭建了初级中学校园网络;开发了高中学生综合管理系统。
  情绪低落学生逗他笑
  回忆起支教时光,有一幕让门添力至今难忘。当时正值教学压力最大的时段,家里还出了突发状况,他的情绪跌倒谷底。这时四年级班上一名小女孩来找他,发现他不开心,又悄悄走了。十几秒钟之后,小女孩又推开门,欠了一条缝,露出半边脸,用十分生涩的普通话说: 老师,笑一笑,少一少。 门添力笑了,大概小姑娘想说的是  笑一笑,十年少 。
   那一刻,我觉得再苦再累都值得了。2016 年教师节,门添力已经回到东大,他已经不再是一名支教老师了。可是当天他还是收到了孩子们的短信: 门老师,教师节快乐。我们想你。
  在每一个支教点,送别老师的时候都是哭成一片。从四川回沈的路上,毕洪山想了很多。初中是一个孩子开始形成三观的重要时期,人们不经意的一句话,可能都会对他们产生影响。 我把外面的世界,把对生活的感悟,通过英语课带给他们,这才是支教的真正意义。我用了一年时间,做了一件一生难忘的事。

返回首页>>>>